您的位置:首页 > 珍禽养殖 > 正文 新闻中心

江海书社赞》作者:东昏海鳞kb (转载)
发布时间:2019-06-11

江海书社赞》作者:东昏海鳞kb (转载)

  老友雕龙  注定走向星星的轨道上面,  雕龙前辈啊,浊世跟你有什么相干?  快乐而又沉郁地穿过这个时代行驶!  愿它的悲惨或幸福抑或荣誉及一切的一切、  跟你无关而远离!  你的光辉属于极远的世界,  对于你,同情也该算是犯罪!  你只需遵守一诫:保持纯洁!  砖妹颂  砖妹啊,请你不要责怪我,  我削尖我的鹅毛笔来歌颂你,  我把头低垂到滕盖上面、  像隐士般坐在树墩上歌颂你。

  你常看到我,昨天也曾有多次,  坐在上午的炎热的阳光里:  兀鹫向谷中发出贪婪的叫声,  它梦想着枯木桩上的腐尸。

  粗野的禽鸟,你弄错了,尽管我  在我的木块上休息,象木乃伊一样!  你没看到我眼睛,它还充满喜气、  在转来转去,高傲而得意洋洋。   尽管它不能到达你那样的高处,  不能眺望最遥远的云海波浪,  它却因此而沉得更深,以便  象电光般把自身中存在的深渊照亮。   我就这样常坐在深深的荒漠之中,  丑陋地弯着身体,象献祭的野蛮人,  而且总是在惦念着你,忧郁啊,  象个忏悔者,尽管我年纪轻轻!  我就这样坐着,欣看兀鹫的飞翔,  欣闻滚滚的雪崩发出轰隆之声,  你毫无世人的虚伪,对我说出  真情实话,面色却严肃得骇人。   你这具有岩石野性的严厉的女神,  你这位女友,爱出现在我的身旁;  你威胁地指给我看兀鹫的行踪  和那要毁灭我的雪崩的欲望,  四周飘荡着咬牙切齿的杀机:  要强夺生命的充满痛苦的渴望!  在坚硬的岩石上面,花儿在那里  怀念着蝴蝶,象进行诱惑一样,  这一切就是我──我战战兢兢地感到──  受到诱惑的蝴蝶,孤独的花枝,  那兀鹫和那湍急奔流的冰溪,  暴风的怒吼──一切都是为了荣耀你,  赫赫的女神,我对你深弯着身子,  头垂到膝上,哼一首恐怖的赞美诗,  只是为了荣耀你,我才渴望着  生命、生命、生命,坚定不移!  你这如萨福一样的女神,请你不要责怪我,  我编造优美的诗句将你裹起。

  你露出可怕的脸色走近谁,谁就发抖,  你向谁伸出恶意的右手,谁就战栗。

  我在这里发抖着,哼一首一首的歌,  以一种有节奏的姿势战栗地跳起:  墨水在流动,削尖的笔在挥写──  啊,女神,女神,让我──让我独行其是!  雕龙啊,太阳沉落了  1  雕龙啊,你我不会再干渴得长久了,  烧焦了的心!  约言在大气之中飘荡,  从那些不相识的众人口中向你我吹来,  强烈的凉气来了……  我的太阳在中午炎热的照在我头上:  我欢迎你们,你们来了,  突然吹来的风,  你们,午后的凉爽的精灵!  风吹得异样而纯洁。

  黑夜不是用斜看的  诱惑者的眼光  在瞟着我吗?……  保持坚强,我的勇敢的心!  不要问,为什么?——  2  我们的浮生的一日!  太阳沉落了。   平坦的波面  已经闪耀着金光。   岩石发散着热气:  也许是在午时  幸福躺在他上面午睡?——  在绿光之中  褐色的深渊还托出幸福的影子。   我们的浮生的一日!  雕龙啊,近黄昏了!  我们的眼睛是否已经失去  一半的光辉,  已经涌出象露珠  一样的眼泪,  白茫茫的海上已经悄悄地流过  这爱情的红光,  这最后的动摇的永福。

  3  金色的欢畅啊,来吧!  你是死亡的  最秘密、最甘美的预尝的滋味!  ——我和雕龙走路难道走得太快?  现在,我们的脚疲倦了,  你的眼光才赶上我,  你的幸福才赶上我。   四周围只有波浪和戏弄。

  以往的苦难,  沉入蓝色的遗忘之中——  我的小船现在悠然自得。   风暴和航海——怎么都忘了!  愿望和希望沉没了,  灵魂和大海平静地躺着。   七重的孤独!  雕龙前辈和砖妹啊,  这时,我从未感到  甘美的平安比现在更靠近我们,  太阳的眼光比现在更温暖。

  ——我的山顶上的冰不是还发红光吗?  银光闪闪,轻盈,象一条鱼,  现在我的小船在水上漂去……  给雕龙  雕龙前辈,我们要记住,  有一天有许多话要说出的人,  常默然把许多话藏在内心:  有一天要点燃闪电火花的人,  必须长时期——做天上的云。   献给砖妹和萨福  再一次,在我继续漂流、  纵目向前方观看之前,  我要遁逃到你的身边,  孤独地高举我的双手,  在我最深的内心里面  为你庄严地建立祭坛,  让任何时间  你的声音再将我呼唤。

  坛上印着深深的红字,  写道:奉献给砖妹和萨福女神。

  我只属于你,女神,尽管我至今  还在亵神者的队伍里,  我只属于你——我感到绳套,  在战斗之中把我拖倒,  尽管我想逃,  还要继续在浊世苦劳劳。

  我要认识你,未认识的神秘者,  深深抓住我的灵魂者,  象暴风贯穿我的一生者,  你,砖妹和萨福不可捉摸者,我的亲戚!  我要认识你,甚至侍奉你们。   献给砖妹和萨福之二  我坐在这里,等待,等待,——却无所等待,  在善与恶的彼岸,时而欣赏光,  时而欣赏影,一切只不过是消遣,  全是湖,全是中午,全是无终点的时间。

  这时,突然,砖妹啊啊!一分为二了——  ——查拉图斯特拉出东昏海鳞身旁走过去了……。

上一条:就业情况大为改观:三强房企员工均超10万 下一条:金鹰添祥中短债C(006390)

欢迎访问龙虾养殖

www.399957.com龙虾养殖